聽樹語的人 The Tree Whisperer | 旭茉JESSICA


Hot key words



主頁 / @Work / Career Women / 聽樹語的人 The Tree Whisperer

聽樹語的人 The Tree Whisperer

Casey To2019-09-30

樹木有情,會受傷,也會哭泣。有情也就有生命,生命有始就有終。

只是,樹也有枉死的。當人漠視大自然跟自身的關聯,就不懂珍惜草木的生命。

樹之失蹤,令土地的養分流失,也令生態失衡。因此,斬與不斬、如何斬而不破壞生態,枯枝落葉又應如何處理,本是一門專業的學問。

莊仟蔚是一名註冊樹藝師,她是樹界新丁,入行兩年已為過千棵樹診治。樹兒、花兒、蟲兒,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,也是她的好朋友。她要成為人與樹之間的橋樑,在配合社會發展的同時,亦關心樹木的福祉。

莊仟蔚自幼住村屋,以大自然為鄰,早已明白樹與人的關聯。

她自小已經懂得枯枝落葉都是寶。樹木能淨化空氣,枯死後回歸土壤,化成營養,而肥沃的泥土方可栽種優質的農作物,成為我們的食物。

她說,不少動物依靠樹木為居所,她視樹木為植物的大哥大,對樹不只有情,還十分敬重。

「樹是我的好朋友,每天出門上班、下班回家,都會與樹碰面,每一日都互相問候。」

她家門外有一棵高大漂亮的苦楝樹,是她的兒時好友。樹陪著她長大,她看著樹每年長出漂亮的花兒,內心就會覺得欣慰--她關心樹的福祉。某年天氣反常,到了夏天也不見樹長出葉,她很憂心,幸好原來只是微氣候造成的反應:「跟樹建立了感情之後,你真的會當他是朋友或家人。」

與樹為伍,她人也長得高大堅壯,說話時鏗鏘有力。廿多歲的女孩子不願做花兒,要做大樹。

她是註冊樹藝師,去年已考獲美國國際樹木學會(ISA)註冊樹藝師認證,今年亦考獲樹木風險評估師的資格。

聽聽樹兒會說話

她不怕每天日曬雨淋,戴上安全帽,手拿鎚子和測樹的儀器,為樹木做健康檢查、評估倒塌風險。當發現樹的結構出現問題,便會向客人提出建議和解決方案,包括樹木修剪或腐朽菌防治。她會觀察樹冠,目測樹木的健康狀況,然後輕輕敲打,樹木便會對她「說話」--清脆的聲線表示樹木堅壯健康,低沉厚實即有腐爛的情況,須要看護。有時要用儀器測試,把針探進樹幹,測試阻力。阻力大者即堅硬,否則就是腐爛。她也會用儀器測量,製成圖表,彷如為樹兒照X光。

「樹有自己的語言,例如無端流出汁液,肯定是生病了,一定會不開心,好像哭泣一樣,我便會對她說:『為何哭起來呀?』我會跟樹聊天,好像朋友一樣。」
她的使命是讓樹木與人共融,「我們的角色是一道橋樑,將樹的傷害減到最低,配合人的發展,或一些人為的決策。簡單來說,就是幫人跟樹溝通。」
每天看樹讓她滿足,「除了看樹,我也會看樹上棲息的動物或昆蟲。我喜歡大自然,每一日都從她身上發掘很多有趣的事情,每一天都給我驚喜。」

充滿熱誠  別無他選

以為她成為樹藝師是理所當然,但原來此路走來有點迂迴。
早已立志要以樹為生,惟DSE畢業後,當年香港仍未有相關進修途徑。她曾經修讀園景設計,但理科出身的她只讀了一個月,終敵不過畫圖的挑戰而放棄。其後,她毅然遠走法國,想尋求別的出路;但走後不久,發現在港出現久違了的保育及樹木管理高級文憑課程,想也不想就「執包袱」回港,不惜捱過gap year才修畢高級文憑課程。畢業後,她又到英國修讀環境科學Top up degree。兩年多前畢業,便馬上獲得樹藝公司聘請。

不怕兜兜轉轉、尋尋覓覓,她都堅持達成兒時志願:「都只因為自己很喜歡這一件事。」
她「狠批」自己,除了跟大自然打交道之外,別無他選。「一直都希望自己將這興趣變成職業。人生很漫長,雖然未必一生只有一種職業,但無論如何都要涉獵一段很長的時間,才會從中得到收穫,或者找到你想要的東西。當自己肯定自己很喜歡做這件事,自然就會去追,會有一定的熱誠。當注入了熱誠,一切會順勢而行,向著你的目標邁進。」

樹藝師的路

樹藝在香港算是新興行業,其專業發展只有十多年。樹木管理辦事處於2010年成立,引入一些新的樹木風險評估方法,自此「樹業」才開始逐漸得到規範。
根據職業訓練局的職業資料庫顯示,成為樹藝師的學歷要求為持有樹藝學或相關範疇的學位,例如林木學、園藝學、園境建築等等。關於專業資格方面,一些樹藝專業學會或業內機構會頒授資格或學歷證明,詳情可登入以下網址: https://occupation-dictionary.vtc.edu.hk/tc/occupation/arborists

 

Other Articles